錯誤     鄭愁予

我打江南走過
那等在季節裏的容顏如蓮花的開落

東風不來,三月的柳絮不飛
你底心如小小寂寞的城
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
音不響,三月的春帷不揭
你底心是小小的窗扉緊掩

我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
我不是歸人,是個過客……
 


賞析-來自

錯誤  賞析   向明

雖然「閨怨」在現代已不是流行的名詞,欣賞「閨怨詩」已無法從我們生活經驗中萃取相同的情懷,來體會詩中的深情婉約;但是古典情懷的雋永和綿長性是永恆存在的,藉著既成的傳統,我們可以在脈脈相傳的詮釋中,感悟它的美學精神。

鄭愁予這首「錯誤」便是承襲了這樣的古典宿命。它最早的原型可能是王昌齡的「閨怨」:「閨中少婦不曾愁,春上凝妝上翠樓。忽見陌頭楊柳色,悔叫夫婿覓封侯。」短短四行絕句,描寫一個宮闈女子的生活片斷,卻傳達出了自古以來,閨怨的精神原委。這樣的情節故事,換上了江南的背景,正是「錯誤」詩中那個主述者「我」所臆想的女子的故事。因此古今印證,古典新義,新義古典,正是文化延續的精神所在。事實上,這首詩也可作為古典閨怨新詩時代結束的代表,往後發展出來的「閨怨詩」已屬於現代女性面臨的新問題了。
 

在七、八o年代,這首詩曾造成風靡現象,原因是它浪漫豐美的抒情韻味,以及淡淡的悲劇色彩,再加上和諧的音韻之美,適合吟誦,深受年輕一輩的讀者喜愛。這首詩的情節本事極為單純:一個旅客騎馬經過某地,因其浪漫情懷,遂設想城中可能有閨中人在等待歸人的來到,等待的心情跌宕起伏,非常戲劇化--從冰凍的寂靜,到盼望的喜悅,再由聽到馬蹄聲的驚喜,轉為發現錯誤後的失落。而旅客則抱歉地說明這原是個「美麗的錯誤」,因為他只是個過客。

故事的內容雖單純,但詩的形式和結構卻是精美無暇的,宛如一齣袖珍的短劇:先是由降兩格的短長兩句搭配的「詩序」開場,點明了故事的主題,中間一段是情節的展開,有故事發生的地點:寂寞的城、青石的街道、窗扉春帷(閨中人住的閣樓);有時間:向晚,有天候狀況:東風、三月;有人物:你(閨中人)、跫音。這些都是構成故事發生的要素。第二句和第五句像是重複演出的場景,意在要強調閨中人等待的心情。第一句和第四句則以不同背景表達相同的情節,都是為了傳達閨中人的貞節芳心。最後一段,是結局的反高潮。這些構成一齣古色古香的戲劇化演出,是現代詩中少有的例子。
 

最後要稍稍提及的是,根據作者本人的解釋,詩中的閨中人有他母親的影子,這樣創作的心理背景,並不致於影響讀者的欣賞角度,因為作品一旦脫離作者,便成了有獨立生命的藝術品。
A妹妹告訴某Mi
說這首詩是鄭愁予寫給鄭媽媽的
但其實在某Mi唸書時
的確是賞析歸類為閨怨類
只是我再引用他最後一句
轉成對朋友的心情
因為是很好的朋友
所以我相信她懂
感謝A妹妹喔^^b
創作者介紹

MAXIAH

maxia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