楔子

 

     我望著天空,靜靜的呆看天邊的群鳥。

     有位擁有著溫柔雙眸的男人為我輕拂臉頰之後,才發現不知何時流下的淚。

     我為我荒謬的來歷哭泣。

     我為我未萌芽的愛情哭泣。

     他卻溫文一笑,告訴我:

     若是我沒有來到這裡,他該當如何。

     若是我的愛情發芽了,他該當如何。

 

     他告訴我,既來之,則安之。

maxia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