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裡,永晝,但不是北極。

     這裡,永晴,但不是沙漠。

     這裡的人,著古裝,但不是古人。

     這裡的王,是皇帝,但不是歷史。

 

     我荒謬的來到這個世界,是因為我在我的房間打著電腦遊戲,突然世界一黑,醒過來就在這裡了。

     是的,這裡是遊戲世界。

     永晝、永晴、有皇帝、著古裝、卻不是歷史。

     這是一種穿越吧!

     想不到我跟上時代了。我經常這麼自嘲。

     但人家的穿越是回到過去,還各個是歷史專家可以「預知未來」。

     那…我這算甚麼?

     雖然我歷史有點差,也用不著這麼對我吧!

    

     當時我是在太醫院醒來,床邊所站立的晴川、知秋是我最為熟悉的NPC,顯然對於我的到來,也是相當的不知所措。

 

     「小主,謝天謝地,您終於醒了。」晴川萬分感激的看著我,好像我的甦醒是給她天大的恩賜似的。

     「師父,我去喚喚御醫總管,您稍做休息一下。」知秋急急忙忙的跑出房間。

     「知秋,順道教葉落準備些膳食吧!小主肯定餓了。」晴川忙道。

     「這是當然!我馬上去。」知秋應著,人影也跟著沒入門後。

     當我看到斯文爾雅的御醫總管翩翩來到,突然覺得,來到這裡也未必不是件好事。

     「在下孫留白,是這太醫院的御醫總管,小主莫慌,待在下為您把脈。」御醫總管果然有兩把刷子!古代劇演的牽線把脈真的發生在我身上!

     首先他將藥箱打開,取出一捆紅線,他讓晴川將紅線的一端綁在我的右手腕上,然後一手拉著紅線另一端,一手在線上按著,很神奇的在我十步之遙的地方診脈。

     真的是帥呆了…

     我的心開始不受控制的亂跳。

     好一會兒,御醫總管放下了紅線,神情不大自然的撇過頭,提起案上備好的筆寫藥方,一邊說:

     「小主…有點心脈紊亂、經血失調,在下開個方子,待知秋回來囑咐她抓藥並伺候小主服下,一日兩回,此為慢症,小主且須耐心服上個把月才可見療效。」

     一旁的晴川聽到經血失調,臉上的血色也跟著失調。

     這兩位「古人」也太靦腆!不就是月經不順咩!我這當事人都不在意了,你們臉紅個啥勁兒。

     「多謝總管!」我抱拳學古人道謝:「我月…」吞了口口水,才道:「本小主月事不順已有月餘,還請總管費思量了。」夠文言了吧!

     我真慶幸雖然歷史不太行,至少我國文沒低於九十五分過。

     歷史…這裡用不上。

     國文…這裡超級用得上!

     不過心脈紊亂…

     如果我直接說是總管太帥導致,能不能少喝點藥?

     ………

     還是算了吧…

     一個「經血失調」就可以讓他們「臉色失調」;若我直接告白,那御醫總管「孫留白」變得改名叫做「孫蒼白」了。

     常言道,「紅顏薄命」,我不想連帥哥也歹命了。

maxia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肥魚媽咪手工舖
  • 哇,要寫那麼深啊,那國文不好的還真不能看咧...
    怎麼突然想寫古裝劇啊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