妳沒看錯。

有兩個他。

但是這兩個截然不同的男孩,影響我很深。

在遙遠的國中時期……

 

之一-風趣迷糊文武皆通的,他。

 

我對勝的第一個印象,就是「跩」。

因為,他居然敢翹掉新生訓練!

這對從小到大,除了病假喪假以外,從沒請過假的我是很大的衝擊。

「他一定是壞孩子!」

我對旁邊沒有人的位子下了這般定論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開學了。

我家因為離學校有段距離,所以得六點起來梳洗、吃早點,便騎著腳踏車跟著附近的大姐姐一起上學,半個小時之後我們才到學校。

跟大姐姐分頭進入教室,同學們幾乎都認識,因為在新生訓練都見過,但是旁邊這人是誰啊?

「妳好,我叫勝,這是我的位置沒錯吧?毅告訴我的。」

毅是我們班長,據說姐姐也是風雲人物,毅一開始就被老師點名當班長也許有部份是因為其姐的好名聲,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為毅傳說中全校前三名的好成績所致。

勝,跟毅從國小就認識的同學。

「你好。」我點頭示意,但第一印象極差,所以算是有點敷衍。

我們初次見面,很差,他多少感覺出我的冷淡,但沒想到,我是最先喜歡他的那個笨蛋。  

甚至到國中畢業後還一直想著他的大笨蛋。

我們因為是鄰居關係,很多課堂上的分組活動,幾乎是被分在一塊兒,他很迷糊,經常忘東忘西,所以之後我都會習慣性的準備兩份材料以防不時之需。

我一直認為那是因為我怕他沒帶,影響到自己的成績,但卻不知道這樣的舉動已經表示我的在意,對他。

我一直以為會翹課(雖然只是新生訓練)的人,成績一定不好。但第一次段考出來,毅不負老師所望的得了第一,而他,居然是第三名!

老天!我怎能忘記他有個資優生死黨呢?(又是一個一廂情願的負面觀感)

功課好,體育應該不怎麼樣。(某咪當時真的很不屑他)

結果人家體育不會不好,還常常不是第一棒就是最後一棒!

我矇了。

當他參加朗讀得獎、作文也常常被貼在後面之後,我發現我的注意力已經收不回來了。

我們那一屆,是最後一屆男生女生分開上工藝家政課,女生留在原班級,男生則到隔壁班上課

因為我身為家政小老師,必須催繳同學作業,當然有同學在男同學都離開之後,其平日可愛溫順的模樣大轉為仗勢欺人。

「我就是不交,但是妳要想辦法給我分數。」大姊頭那幫人因為勢力很大,大家都不敢惹她們,包括與我交好女同學也不敢站出來為我說話。

我無助的只能哭泣。

下一堂體育,我做完例行的體操後,獨自一個人到沒有人的角落蜷著身體,我不想看到因為男同學回到班上,又變成體貼可愛的女同學們。

不知道為什麼,我哭了很久一抬頭,發現勝和班上另一個蠻調皮的男同學坐在離我的不遠處看著我。他到底看了多久?

「妳還真愛哭。」勝大笑,另一個男孩也大笑。

我瞪他,很突然的把自己的頭狠狠的往雕像基座撞去。

頭沒有流血,但已經紅成一片,其實是我不敢在他面前受傷,在撞上前有微微煞了車。

因為不知道他會不會救我。

不知道大姊頭喜歡的他,會不會因為他(如果)救了我,我之後的日子該怎麼辦?

「我不準妳在勝的面前笑!」大姊頭這樣的命令我。

我茫然的點點頭,妳不知道嗎?我在他面前只有哭。

後來,勝知道大姊頭喜歡他,串通外校的學生,放話勝已經跟外校女生交往了。

但其實,傷到的人,是我。

傻傻的我只得將對勝的這份暗戀,化為苦澀的祝福,深深的埋藏在心底。

我和他,始終沒有在一起過。

我為他做過最浪漫的事,就是幫他準備一份,他一定會忘記帶的材料。

他也知道,我一定會幫他準備他的材料……

 

這是我跟第一個「他」的故事,後來還出現另一個「他」,不能怪我不專情,因為當時真的盛傳勝已經死會了,這時出現一個對女生都很紳士的人。

我不相信失戀(?)的妳不會動心。

而那又是另一篇故事了。

我想我的故事當消遣就好XD

根本沒啥好閃的。

之二的另一個「他」等適當時機再告訴大家囉!

PS.後來我跟毅變成純友誼的朋友,幾年後通電話還能一下子就熟稔了起來

   但我就是沒膽子打電話給勝^^"

maxia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